冷心菌w

明涛ll维勇ll

啊!!!!!!!我抢到了!!!!

【全职/双叶】所爱隔山海

啊!!!!!!骨科大法好!!给我吃!!!

六爻:

双叶无差,私心年上


流水账风,关爱智障lo主人人有责


#爱我就给我寄快递#


#绝对不是帮快递公司打广告#


所爱隔山海


叶秋的哥哥叶修顺了他精心准备的行李离家出走了。


叶秋刚开始很生气,就像是他好不容易做完了一张满意的答卷,结果名字变成了叶修的;又像是吃东西时把最好的留在最后,结果被叶修吃掉了。此种心情微妙复杂,不足为外人道。


但是慢慢的,叶秋意识到了,比起叶修带走了他的行李这件事,他更关心叶修这个人如今过的怎么样。


他开始胡思乱想,比如自己藏在行李箱隔层里的钱够不够叶修落脚生存,又比如他做过标记的H市地图叶修有没有用到,再比如要是叶修整天开嘲讽会不会有一天被人报复然后拖进小巷打死。


诸如此类,少年叶秋的精神在一段时间里非常恍惚,导致他成绩直线下滑。好在叶爸叶妈以为他在担心大儿子,宽宥了几句,却也没往深处想。


叶家的势力虽然不至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也不容小觑,在不懈搜索三个月以后,叶秋从叶妈妈口中得知了叶修的位置。


在对叶修的“抓捕”中,叶秋没有参与其中,要是让家长知道叶修离家出走的硬件条件都是他“提供”的,说不定在叶修被抓回来之前,他就先被打死了。


但是他也不能不管叶修,于是他只能隐晦的向父母暗示“叶修以前说过想要去南方看看”,他不能直接说西湖、雷峰塔之类的代表性极强的地标,因为依照叶爸爸敏锐的嗅觉,肯定会把先他揪出来,然后打死他。


所以明哲保身,叶秋一方面纠结叶修的处境,一方面还要担心自己的安危。


得知大儿子位置的叶家父母并不想把叶修抓回来,叶爸爸甚至乐见其成,按照军人思维,如果叶修能孤身一人在H市安身立命,那就说明他有那个能力,无愧于军人后代。


叶秋也想过偷偷的溜出去见见叶修,却因为父母而迟迟不能动身——大儿子落跑,那就更要看住小儿子。


叶秋皱着脸苦苦思索,他手里有叶修的地址和QQ上得来的一个固定电话——QQ是叶修离家以后主动加的他,报了平安以后基本上就没亮过,叶秋发过去的消息统统不见回复,他怀疑叶修对他设置了隐身,而这个来之不易的固话,还是他死缠烂打得来的。


既然见不到叶修,也许他可以让叶修来见他?


——可拉倒吧,叶修当初趁着夜色离开家的潇洒劲儿他至今记忆犹新,真男人从不回头。


叶秋长长的叹了口气,突然间福至心灵神来一笔,他或许可以给叶修寄点东西“接济”一下可怜的孪生兄长。


叶秋从两个人的衣柜里翻出了叶修的那一份,他不敢一次性寄太多,挑一些百搭舒适的,自己拿了个塑料袋子呼啦啦一股脑扔了进去,就像处理垃圾似的。


去邮政局寄送的时候,那个递给他单子的姐姐还以为他要寄给山区的留守儿童,冲他甜甜一笑。


叶秋尴尬的低着头,假装没看见那股慈祥的目光。


他咬着笔杆,在寄件人那一栏犹豫了许久,还是没写上自己的名字,而是写下了另外一个名字——“葛山海”。


五天后叶秋抽空登了QQ,叶修的叶子头像疯狂的跳动,叶秋突然有点紧张,他深吸一口气点开了对话栏——


混账叶修:小宝,你就只给我寄衣服?哥都要饿死了,再来点泡面呗?


叶秋一点都不意外叶修能猜出寄件人是他,就凭那些眼熟的衣服的就足够有辨识度了,他没有去想叶修为什么不问他寄件不用真名,他的关注点是“小宝”。


小宝是叶秋的小名,对应的,叶修是“大宝”。


小时候不懂事,觉得大宝小宝也没什么,但是慢慢长大了,爸妈还叫这个名字,这就有点羞耻了——尤其是叶修当着别人的面叫他小名的时候。


叶秋觉得耻,但是叶修却无所谓,当叶秋报复性的大声叫他“大宝”的时候,叶修就笑,丝毫不放在心上,高兴了还拖了长音“欸”一声。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太憋屈了。


久而久之,叶秋也就不这么叫了。


但是叶修非常尽职尽责的贯彻了叶秋的小名。


叶秋的手指的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


蠢蛋小宝:你想被爸妈抓住吗?!这都是我暗搓搓寄的!


之后的对话便是兄弟二人的斗嘴,那天的叶修似乎特别有耐心,零零散散的和叶秋说了很多,像是要把缺失的聊天补回来似的。


后来,叶秋习惯了给叶修寄东西,他会比划着自己的身材给叶修买衣服;等有能力买东西了,逛某宝时看见好的,也会买下来给叶修——即便对方不需要;有时候出去旅游,也会想着买一些当地的特色给叶修寄过去。


叶修也偶尔会有回礼,当然一般都是寄到叶秋的学校,等叶秋工作了,便寄到他的单位。


叶修想着爸妈应该都知道了他的所在地,却迟迟没动静,那他也乐的假装不知情,继续做着地下党般的工作,和叶秋用快递接头。这种隐秘的、像是在做坏事的兴奋和有趣让两个人乐此不疲。


叶秋知道叶修经历了许多事,好的坏的,甜蜜的苦涩的,高兴的不高兴的,叶秋不会主动去问,叶修不愿意说,他也装作不知道。他甚少去见叶修,一方面是没时间,另一方面则是他觉得还是不要踏足叶修的圈子比较好。


时光在流逝,快递从一开始的邮政发展到如今的各种通,叶修从一个网游玩家杀上了荣耀的宝座,叶秋从一个学生努力爬到了总裁的位置。


等到叶修把兴欣战队拉扯起来有些时日的时候,他再次收到了叶秋的包裹。


这次是唐柔帮他签收的,当时他正巧出去买烟,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诶,老叶,这个‘葛山海’是谁啊?居然给寄你这么大一个包裹,说起来之前也经常见你拿快递啊。”魏琛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


叶修想着叶秋又寄东西过来了,他随意的回了一句“哥家小宝”,然后不顾方锐瞪出来的眼珠子,淡定的从茶几上拿起小刀划开了纸箱。


一堆人呼啦啦的围上来,看清箱子里的东西时几个大男人忍不住用最原始的爆粗口以表达内心的心情。


那是兴欣战队所有成员的游戏形象毛绒玩偶,每一个都是半身大小,而且做工很是精美,几个女孩子高高兴兴的拿着属于自己的形象,揉揉抱抱爱不释手。


最意外的是陈果,连她的“逐烟霞”都在,她心下有些感动于这个人,有对“葛山海”的身份好奇万分。


在纸箱子的最底下还有一条横幅,是用金线绣出来的一行字——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哦豁,这个粉丝厉害了啊!”——方锐抱着“海无量”大声赞叹。


“应该再给老夫来一个索克萨尔啊!”——魏琛虽然这么说,但是很明显他对这个“迎风布阵”很满意。


“老大,这绝对是脑残粉啊!”——“包子入侵”已经在包荣兴的手上翻滚了。


“嗯,我很喜欢。”——纯爷们安文逸抱着“小手冰凉”,默默推了眼镜。


“这位葛先生很有心了。”——罗辑看着“昧光”,眼中闪闪发亮。


“……”——莫凡盯着“毁人不倦”没有说话,但是万年没表情的脸上也泛起了笑容。


叶修嫌弃的看着“君莫笑”身上花花绿绿宛如打了马赛克一样的装备,心说怎么游戏里就不觉得丑,做出来能丑成这样。


难怪联盟出形象周边的时候从来不考虑他。


“行了行了,散了散了啊,回去训练。”叶修挥了挥手,然后抱着“君莫笑”坐在了一台电脑前。


混蛋大宝:这个礼物哥几个都很喜欢,谢了啊。


笨蛋小宝:那是,这可是我专门找人定做的,你敢不喜欢。


混蛋大宝:哟哟哟,夸你两句还得瑟上了。


笨蛋小宝:这是因为我有得意的资本!


混蛋大宝:好了好了,你真棒行了吧。话说回来我好像一直没问你为什么用“葛山海”这个名字给我寄东西吧?


笨蛋小宝:……


叶秋发了一串省略号就一直没动静了。


叶修笑了起来,手指噼里啪啦的打字。


混蛋大宝:虽然哥不念书很久了,但是这个我正巧知道……


那串省略号在叶秋眼里格外的意外深长。


混蛋大宝: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对吧?


被发现了……叶秋坐在办公室里,连耳根都红透了。


叶修见对面没动静,又笑起来。


混蛋大宝:那你知道另一句话吗?


诶?


混蛋大宝:此爱翻山海,山海俱可平。


混蛋大宝:这个赛季结束了,我就回家。


叶秋愣愣的看着不断刷新消息的对话框,“回家”两个字映入双眼,他突然红了脸,埋首在双臂之间。


叶修看着最后一条消息,勾起了唇角。


笨蛋小宝:等你回来。


——————————END————————


关于前后文QQ名不一样——还不允许人家改备注啦?【绝对不是因为觉得对称】


 

往期文章目录(强迫症的我整了好久(๑•̀ㅁ•́ฅ)✧)

码!

钟漓小果:

【叶蓝】:
2017.4.13《网游之虐菜小剧场》


2017.7.8《花开花落》(一)   (二)   (三)   (四)   (五)   (六)


*...*...*. ..*...*...*


【周叶/叶周】:


2017.6.1《儿童节小礼物》


2017.6.4《生病不说话之一·小周生病记》(一)   (二)   (三)   (四)  (五)


2017.6.20《小周醉酒记》


2017.7.15《周泽楷变小记》(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 ..*...*...*


【喻黄/黄喻】:
2017.6.17《生病不说话之二·少天生病记》:《少天生病记》


*...*...*. ..*...*...*


【周黄/黄周】:


2017.4.17 《冰雨碎霜》(哎突然发现这个两个银武名好搭诶~)


2017.5.7《一张照片引发的职业群群聊》


*...*...*. ..*...*...*


【叶橙】:
2017.4.13《叶神相亲?!》(一)   (二)   (三)


*...*...*. ..*...*...*


【全员向】:
2017.7.13全员向《当你抱错孩子时如何辨认》


*...*...*. ..*...*...*


【其它】:
2017.7.4致叶神的词《关河令·叶知秋》


*...*...*. ..*...*...*


另外还有一时兴起画的图(近似简笔画2333)、P的全职动漫图、关于全职的一点随笔之类零零碎碎的就没有贴链接喽~

【维勇】我的教练是勇利!!(一)

啊!!!!!!!这个设定好萌啊!!!!!

_盏酸:

18岁的新竟选手维克托x23岁的冠军教练勇利
身份调换
“我有一种能力,就是持续不断的爱你。”
设定来自微博@缄默的情人


(一)
   
   
     所有的人都会寂寞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派遣寂寞,但其实,这只能延续寂寞,没有无情的人,没有永远热情的人,一生中虽遇到的很多很多人,但我还是想,为一个人驻足。
胜生勇利在斩获第五个花滑冠军走向全胜巅峰后突然宣布退役。无论是媒体还是选手们都一片哗然。
   
      “为什么”“为什么”
    
     一片片疑惑和质问围绕着勇利,但他并没有发表任何的解说,依旧是那幅淡淡的温和的样子,人们总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平凡的人,能在冰场上散发那样耀眼的光彩,就像是,全世界都为他繁衍和运转。所以他们不甘,因为他们还没有看完看够他还没有展示的美丽。
     


      胜生家的人都和勇利一样温和,常常挂着如水的微笑,他们支持勇利,无论过去的挫败或是抉择,都是支持的。


      “勇利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二)


      勇利回到了长谷津,正是夏天,海边吹来的风里带着腥咸的味道,整顿休息了几个月,回想起明明还是几天前,他还在冰上跳跃。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花滑了。
     


        他在欢呼声和金灿灿的祝贺里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初心或者那份憧憬。
  


      “啊,真是糟糕啊”
  
       他轻轻叹口气,头埋进双臂里,突然几声鸟鸣,他抬头便见一只漂亮的白色羽毛的鸟轻触划过海面向上直冲。
  


       “真…漂亮啊”
   
        忽然脑海里浮现一个男孩的声音,充满自信和缠绵。
      
        “勇利!俄罗斯的海也很美夏天超级凉快!勇利~来当我的教练吧!”
    


      那是位多年轻漂亮的人啊。深蓝色的眼睛像是贝加尔湖畔底沉眠的琥珀。
   


      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他还是想回归冰上,他不甘心。但是。要不,用另一种身份?


(三)
  


        他蓝色眼里那份真挚和憧憬,不偏不倚的瞄准他的心射击,响彻云霄。


(四)
      


     维克托的日常其实挺简单的。早上起床第一件事除了睁眼睛之外便是亲吻一下床头勇利第一次摘的冠军的照片,风姿卓越,虽然眼泪停不下来但笑的开朗。
    
     “这会给我带来好运的,马卡钦”
     
     他揉揉床边摇着尾巴的巨犬,他很喜欢马卡钦,不仅仅因为这是他的宠物或者它很可爱,还有啊,他的偶像勇利,喜欢狗狗也曾经有过一只贵宾犬,能和他拥有同一样东西,就好像拥 有他一样。
   
      维克托把脸埋进金色镶嵌着向日葵的被子里。
     
      “啊~真令人害羞”
   
       然后拿起照片再次亲吻。


    


    维克托是一位很有品味的人,不仅是衣着,生活也是。


   
     他一边吃着布林饼一边翻阅杂志。阳光从他身后的落地窗争相穿过。
   
       “啊啊啊!!!”
  
       突然他站起来,紧紧盯着杂志上面的图画,“勇利怎么又!戴!这!条!蓝!色!的!领!带!”
     
      他果然很喜欢蓝色吧!我也买一条。不。一箱。


       吃完早餐后,端着红茶,在他走廊徘徊,一排一排胜生勇利各个杂志的剪辑以及有关的特典、相片被贴在走廊的墙上。
这栋漂亮的房子被维克托的好友亲切的称为“勇利馆”


(四)
早餐消食后
悠闲的生活
美好的景色
夏日的微风


      维克托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如果身边有自己心爱之人就圆满了。


      “维恰,你是不是忘了你是名运动员了?”
      雅科夫微笑着打电话对维克托说。
      微笑着。
      笑着。
      着。


(五)
     “雅科夫真是的~再这么暴躁下去头发会掉没的~”
  
      “你个混蛋!说什么?还不是因为你!算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催你来训练了…”
   
       “雅科夫…你”
   
      “不用舍不得,你需要更好的成长”
    
       “你要去医院看头发?现在头发不好竟然会这么严重了?……如果有效果能跟我说说嘛?”
  
         “维恰!!!!!”


      “噗嗤”
    
       两人旁边的广告版后的勇利把两人的对话听完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嗯?”声音好耳熟
   
       勇利拍拍自己的胸口,稳住,稳住,然后才迈开脚步,迎着银发少年惊讶的表情走到他的对面。


       “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你好,我是胜生勇利,抱歉,你的新教练,请多指教。”


(六)


        你呀,在我的梦里,像是永远也喝不够的酒。
        你呀,在我的世界里和我过了几个几生。
        你柔软的黑发、温和的双眼。

         少年维特在壮丽自然的威力下命断魂消。
         我在精心你布置的陷阱里酩酊大醉。


(七)


        “嗯??怎么了?”对方的脸色不太好,果然是太唐突了吧。或者是不记得了,勇利心里一阵一阵的难过。
    


        然后见对方围着冰场外围狂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教练是勇利啊啊啊啊!!”


  
        “????”
         “习惯就好”雅科夫拍拍勇利的肩。
        我的学生………好像有点跳脱?

甜死我了

三好学生弗莱特:

肝了快一个晚上竟然肝完了,现在心情有点儿复杂。让我想想我要说什么....
改编自千和安太太的瑞金hp设定文的一个小小小片段
私下改了点儿动作【其实是画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要死了】
太太的文是我在凹凸自设文中非常喜欢的一篇
一口气看下来要被他们甜死了【幸福的】
【大概是以前被虐狠了所以】
能力不够时间短画的还潦草真的很对不起【一口血】

作为萌新入坑偷偷献上自己的党费和小心心
赞美太太!赞美太太!赞美太太!
偷偷艾特一下哭唧唧 @千和安

啊!!!!最后好甜啊!

疯癫的阿终:

学pa,嗝瑞手套画着太麻烦直接换护腕了原谅我

在OOC的大道上狂奔

不会画手

【追加】分成三段了,这样画质应该不缩了_(:з」∠)_

[ABO]這個alpha我可以!01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單純想寫ABO就寫了,有二設,可能跟一般ABO設定不同


#未來星際向,作者也不知道怎麼分類(笑


#文長不定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請往下






雜沓的腳步聲和人群的議論在觥籌交錯的會場一角蔓延,場面說不上失控,但瀰漫在空氣中的α信息素卻令不少人大皺眉頭,竟然是有alpha突然進入發情期。更糟的是,進入發情期的alpha讓周圍不少omega受到影響,紛紛出現心跳加快、面色潮紅的發情徵兆,身上的注射器紛紛檢測到他們體內超標的信息素濃度,自動給他們打了抑制劑。


又是信息素自我控管不當,真丟臉——某位omega皺眉給出了在場多數人心中的評價。


也難怪人們會有這種反應,和幾百年前不同,現代的科技發達,人人都可以藉由隨身攜帶的儀器檢測自身體內的結合素濃度,並且在引發發情期前做出有效的抑制,因此鮮少有在公開場合信息素失控的狀況。信息素失控被視為不文明的舉止,嚴重性大概僅次於在公共場所裸露,孩子從基礎教育以前就被要求管理自己的信息素。


更何況今天是聯邦一年一度的產業代表聚會,許多政治經濟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都為了各種目的來到主辦星球羅沙星的首都,言談笑語之下暗藏的角力錯綜複雜,誰也不願在自己的合作對象或敵手面前出糗。


插曲結束後,大家又開始各自的交際。中年的漢克伯爵打算繼續和眼前的銀髮男子攀談,卻見他仍舊望著剛剛騷亂的地方,於是開口問:「尼基福洛夫先生?請問怎麼了嗎?」


「沒事,你請繼續。」銀髮的年輕男子轉回視線,美酒般的嗓音帶著舒緩人心的音色。


「當然,我們剛剛談到哪啦?喔對了,談到最新一期的機甲開發,不知道我有沒有榮幸邀請您進入我的團隊?」


說起眼前的維克多‧尼基福洛夫,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雖然出身政治名門尼基福洛夫家族,對從政卻毫無興趣,反而走上機甲專業,不僅在十六歲奪下羅沙星頂尖機甲賽事「凌華盃」的青少年組冠軍,更是連續五屆稱霸宇宙級賽事「星河機甲錦標賽」的傳奇人物。此外,他在機甲開發上的造詣也是頗具聲名,他現在的機甲就是自己親手設計完成的。


為他金碧輝煌的成就錦上添花的是那張遺傳自悠久世家的出色臉孔,作為一名alpha,維克多的相貌簡直無可挑剔,深邃迷人的藍眸、又高又挺的鼻梁以及略帶冷情的薄唇,配上少見的銀色頭髮,俊俏五官不知吸引多少omega整天喊著要給他生猴子。


「我不會虧待您的,報酬不是問題,只要您願意幫助我設計出最優秀的機甲。」


光是「維克多‧尼基福洛夫」的名字就已經是商機的保證,只要能跟他合作,漢克伯爵有信心回收巨大的利潤。


維克多並沒有答應,他只是維持著一貫的客氣有禮和眼前的人周旋。這種邀請他聽過不少,但沒有一次真正打動他,因為他對於充滿算計的世界沒有興趣,他一向只為謬思女神創作。而且此時他無心跟伯爵談論,因為在剛才那場騷亂中,他發現自己受到一點影響。


大概是察覺維克多意願不高,伯爵也不是不識趣的人,抱著遺憾的心情給這次談話做了收尾。


「如果尼基福洛夫先生改變心意,請隨時跟我聯絡,我相信我們可以合作愉快。」


漢克伯爵剛轉身離開,周圍原本想上來跟維克多搭話的人就看到他朝某個方向快步走去。


剛才的騷亂中,他聞到一股特別的氣味,雖然氣味的主人似乎離開會場了,他還是能判斷出大概的方向。鼻尖捕捉著幾乎消失的牛奶香,體內隱隱的騷動證明這不是自己的錯覺,雖然氣味在廊道中途就消失了,但是這條走廊沒有岔道,所以他不死心地繼續往前走。當他看到走廊盡頭處休息室的指標,心下不禁一陣雀躍,那位帶著奶香的omega一定就在裡面,幸好自己沒有放棄找過來。然而當他看清指標後,腳步不自覺停下——因為這是alpha專用休息室。


一位發情的omega,跑到alpha休息室休息?


懷著疑問,維克多踏入門口,視線掃過裝潢華麗的擺設,特別是精緻的沙發和茶几,然而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嗎?」他喃喃自語,說不出心中的失落感。


在他這麼多年的信息素無感症中從來沒有像剛才這樣明確感受到體內在騷動,因此他還以為總算能找到對自己而言特別的人。


沒錯,維克多是一名「信息素無感症患者」,簡單來說就是性冷淡,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夠面不改色拒絕一波又一波示愛的omega。他的無感症嚴重到可以在omega發情時毫不受影響地幫對方注射抑制劑,體貼地問對方需不需要喝一杯水,順便將想要撲上來的五名alpha打趴。


這件事情在他就學時非常有名,事後大家都問他用的抑制劑是哪個牌子,怎麼這麼有效?天知道他根本都不用抑制劑!


一般來說,正常alpha體內的[註1]結合因子會在兩百到三百之間,而高於六百就有發情的可能。但是他從來沒遇過適合度超過百分之十的omega,他的檢測儀器上顯示的數值根本沒有高於五十過,二十七歲了不知道發情期是什麼感覺,多年來從抑制劑省下的錢大概可以買一台小型家用飛艇。


雖然無感症不會對他的生活造成影響,卻會讓他有可能終生找不到omega結婚,因為沒有omega會希望發情時伴侶是一根木頭,就算他是大眾情人維克多‧尼基福洛夫也一樣。


就在他後腳離開休息室門口,一名男子前腳也從休息室裡的洗手間走出。這是一名亞裔血統的青年,白皙的臉上帶有未乾的水珠,一頭黑髮全都向後耙梳,露出光潔的額頭,他的臉色看起來有點蒼白,畢竟就在剛才,他一口氣給自己注射了三支抑制劑。






TBC.


[註1]: alpha體內的α因子與omega釋放的Ω因子結合後產生α-Ω因子,稱為結合因子。結合因子到達一定量後會誘使alpha進入發情,數值因人而異,通常要高於六百。


[註2]: omega腺體成熟後會釋放未結合的Ω信息素,又稱為Ω因子。當體內Ω因子累積到一定量時會誘發omega發情反應,此時需要未結合的α因子進入omega腺體,Ω腺體會記憶α因子並產生Ω-α穩定因子,抑制omega發情期。


與omega相反,alpha不會因本身的α因子主動發情,而是要與Ω因子產生α-Ω結合因子引發發情期,當alpha與omega結合後,omega會降低Ω因子釋放比例,α因子無法與足夠的Ω因子產生α-Ω結合因子,alpha的發情期也會漸漸消失。 




我知道這有點複雜,要是大家喜歡,請給心或留評吧ww







【双黑】【太中】Gravity(08)

—水母汐—:

*人生第一篇ABO,老套的AxO。未婚先孕的狗血戏码


【01-02】【03】【04-05】【06】【07】




【08】


雨一直在下,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中原中也抬起头,细细密密的雨幕将窗外的一切模糊成残影。这样的天气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伤腿开始隐隐作痛,孕期反应更是令他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习惯于独立,习惯于依靠力量,失去了这一切的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对当下心怀恐慌,却又无可奈何。


没开窗的屋子闷得令人窒息,他下意识地将手伸向床头柜,指望像往常那样摸到熟悉的烟盒和打火机。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太宰治出现在那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一只银色的Zippo。“啧,”他不耐烦地伸出手,“把它给我。”


“中也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男人带着游刃有余的笑容靠近了中原中也,那只不安分的手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上游走。中原中也隔着被子不轻不重地踹了对方一脚,顺手从枕头下面拔出小刀抵在太宰治颈侧:


“我劝你最好老实一点。”


“别生气嘛中也,这样对胎儿可不是件好事。”


或许是觉得太宰治的话有几分道理,中原中也将小刀丢到一边,缩回被子里翻了个身,不再理会床边的男人。被冷落的一方显然十分不满,于是太宰治曲起一条腿爬上了中原中也的床——准确来说是他们两人共同的床,尽管小个子男人凭借黑手党的敏锐警觉地转身企图防御,但还是被对方抢先一步禁锢在怀里。太宰治靠近中原中也的耳畔,恶劣地对着那块敏感的软肉吹气。“中也,”他刻意压低了声线,勾连着的语调拉出一段悠扬的尾音,“明明都答应我的求婚了,还这么任性,真是叫人头疼啊……”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还有,那也算求婚?”


“在要素都具备的情况下发生的举动,当然算作求婚的范畴。”


“鲜花、戒指、情书,你一样都没有准备,这也算‘要素具备’?”


“对我来说,求婚所必须的要素只有中也一人而已,还是说,比起实际行为,中也更在意玫瑰和戒指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


“混……混蛋!那种东西,只有女人才会在意吧!”


真可爱。这么想着,太宰治忍不住去吻中原中也的唇。舌尖细细舔过因为久睡而略显干燥的唇瓣,滋润着每一丝纹理,趁着对方换气的破绽趁虚而入,勾起舌叶纠缠不休。黏腻的水声响彻耳畔,与淅淅沥沥的雨声混合在一起。甜美的味道令人沉醉,中原中也忍不住仰起脖颈,向太宰治索求更多。


“等等……你这混蛋,该不会是偷喝了我那瓶酒吧!”


“嗯?反正短期内中也也不能喝,从结果上看我们谁喝都一样吧。”


“收起你那强盗逻辑!快把酒还给我!”


“居然跟黑手党谈强盗逻辑,中也还真是天真的可爱。”太宰治安抚性地揉了揉Omega的发丝,“酒已经被我喝完了,如果中也一定要我还给你的话——”


他挑起中原中也的下巴,在对方出言不逊之前再次吻了上去。


 


怀孕又受伤的中原中也哪里都去不了。任务自然是全部移交给了太宰治,留给他的不过是情报分析这类坐在家里也能处理的小事。这对习惯了在前线战斗的中原中也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时至今日,他突然开始后悔,甚至再度因为自己的Omega身份而怨愤起来。太宰治自然明白中原中也的心情,毕竟,他的Omega可不是黑手党客厅里的花瓶,更不是关在雕花笼里的金丝雀。中原中也是一名连信息素里都带着攻击性的Omega,而能够驯服他的,只有太宰治一人而已。


“腿伤恢复得很好,再过三天应该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谢天谢地,这该死的生活总算要结束了。太宰,任务进行得如何,需要大干一场吗?”


“虽然我理解中也的心情,但是,很遗憾,目前还停留在收集情报的阶段,并没有公开作战的需要。”


“切,堂堂黑手党干部的行动力也不过如此,果然没了我就……”


“是啊,果然没了中也就不行呢。因为太寂寞而半路跑去自杀什么的,短短一个月内已经发生五次了啊……”


“你这混蛋!”中原中也抬手去揍太宰治的脸,却被对方趁机捉住了手腕。当他对上太宰治那含着笑意的桃花眼时,可怜的Omega总算意识到自己又被狡猾的Alpha给骗了。他奋力挣扎,太宰治恶劣地释放出高浓度的信息素,强势的清酒味令中原中也由内而外生发出一阵悸动。他瘫软在太宰治怀里,只好用湿漉漉的蓝色眼眸瞪着对方——尽管这目光的确是毫无杀伤力。Alpha象征性地收敛了一点,下巴在中原中也触感良好的发顶来回摩挲,“因为真的很寂寞啊……”


“太宰,”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你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这句话仿佛沉入沸水中的一枚小石子,一切骤然定格,连同太宰治那令人困扰的信息素。Alpha显然没料到自家Omega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沉吟片刻,企图转移话题:


“好了中也,到吃饭的时间了。”


“回答我,太宰。”


“……这个问题的答案中也应该很清楚,自杀,殉情,我的美学无非这两种,而它们通往的只有一个终点。”


“那么,现在呢?”中原中也的手暗自攥紧了床单,目光也随之沉了下来。


“但现在,或许发生了一点改变吧。”


“现在的你,肚子里孕育着‘生’的希望,作为父亲的我,又怎能继续追寻死亡?不负责任也该有个限度。”


“真没想到你这家伙还能有这样的自觉……嘶……”


小个子Omega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惊讶而又疑惑的表情,他低下头,忍不住用手抚上自己微鼓的小腹。


“这是……什么啊……”


“是孩子吗?”


“他在踢我……虽然我不确定,但是……”


话音未落,太宰治已经俯下身将耳朵贴在了中原中也的小腹上。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把Omega吓了一跳,而就在这时,与刚刚一模一样的震动再度传来,中原中也不知所措,反倒是太宰治欣喜地揽住了他的腰:


“至少短期内,我获得了活下去的意义。”


 


漫长的雨季终于结束,情报的收集也告一段落。这天深夜,两人一同前往遇袭的教堂,试图在那里寻求到拼图的最后一块。


木质长椅上依旧留有当时的弹坑,太宰治皱了皱眉。敌方使用的是日本产的手枪,根据弹道可以推算藏身地点应该位于他们的斜上方。这样的伏击方式似曾相识,太宰治惊觉中了圈套,立刻将中原中也护在身后。


一梭子弹毫无预兆地打了下来,又因为重力的作用纷纷掉落在地上,清脆的响声在空阔的教堂大厅内回响,中原中也跟随太宰治藏身于一处高大的立柱背后。敌人的进攻突然停止,空气静得不正常。小个子Omega一时没忍住,突然捂着嘴干呕起来。


“中也!”


“该死……!”他愤愤地用手背擦了擦唇角,“让战斗系的我充当后卫已经够不可思议了,这反应又算什么啊!”


“毕竟我可不能让一条怀孕的蛞蝓冲在前面冒险。”


“青花鱼的进攻怎么看都无法令人放心,所以,现在要怎么做?”


“毫无疑问,我们又被耍了。”太宰治掏出手枪上了膛,“我们所要处理的,并非什么意大利黑手党的外围势力,而是与意大利方面勾结的我方叛逃成员。”


“难怪森先生一直强调此次任务并不急迫,却也并没有安排我们回国。”


“正是如此,”太宰治瞄准了一个方向,中原中也的神经随之紧张起来,“九点钟方向,中也,解决掉他!”


“别把人跟牧羊犬一样使唤!”


“放轻松,我看他们今晚并不打算在这里杀掉我们,就趁现在,撤!”


两人沿着原定的路线离开了教堂。借着皎洁的月光,太宰治这才发觉中原中也苍白的脸庞。


“这就不行啦?帽子放置所的本事不过如此。还能走吗?”


“别废话!”中原中也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小腹的酸胀感令他脚步虚浮。该死!他本想骂句脏话,却不知对象到底该是敌人,森鸥外,还是太宰治,亦或是他未来的孩子和他自己。怀孕的Omega是令人恐惧的现实,这具身体陌生得仿佛不属于他自己。矛盾的心情令他陷入了短暂的迷茫,而就在这时,一枚暗器从身后的教堂方向朝他们飞来,中原中也下意识抬起右臂,漆黑的重力球瞬间将暗器碾得粉碎。


“中也就是中也,不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总有一些事,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


无论何时,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搭档,所谓双黑,是只有我和你才能构成的存在。


无需迷茫,无需担忧,无需彷徨……


“中也啊……”


将一朵玫瑰别在Omega的帽间,太宰治压低脚尖,举起了上膛的手枪。中原中也心下了然。刹那间,信息素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清酒和红酒互相挑逗着双方愈发兴奋的神经,鸢色与蓝色,闪着光的眼瞳在黑暗中传递出危险的信号。深红色的花瓣在浓绀的夜色里飞舞,坚硬的子弹伴随着重力呼啸而去,将目标一个个钉死在教堂的石壁上。


绚烂的彩窗纷纷碎裂,惨白的月光映照着失去光辉的神明。无需忏悔,无需庇护。交错的十指间,两抹银白熠熠生辉。当最后一枚弹壳跌落在地的瞬间,太宰治揽住了中原中也的腰,仅用唇瓣的张合便传递出了诱人的讯息:


“中也,我再问你一次,要同我一起殉情吗?”


——tbc——




本来应该是昨晚更的,结果电脑打补丁卡的要命,唉……


还有两更完结。虽然印调情况不太理想,但cp21之前我看着印吧,毕竟是小薄本大家开心最重要啦~


来·陪·我·说·话·吧!!!

一朵侦探迷妹:

就是想看两个人一起破案子嘛【抽泣

终于还是画了,湿漉漉披着基德衣服的小侦探。

湿漉漉万岁^q^【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