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明涛ll维勇ll

【双黑】【太中】Gravity(08)

—水母汐—:

*人生第一篇ABO,老套的AxO。未婚先孕的狗血戏码


【01-02】【03】【04-05】【06】【07】




【08】


雨一直在下,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中原中也抬起头,细细密密的雨幕将窗外的一切模糊成残影。这样的天气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伤腿开始隐隐作痛,孕期反应更是令他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习惯于独立,习惯于依靠力量,失去了这一切的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对当下心怀恐慌,却又无可奈何。


没开窗的屋子闷得令人窒息,他下意识地将手伸向床头柜,指望像往常那样摸到熟悉的烟盒和打火机。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太宰治出现在那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一只银色的Zippo。“啧,”他不耐烦地伸出手,“把它给我。”


“中也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男人带着游刃有余的笑容靠近了中原中也,那只不安分的手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上游走。中原中也隔着被子不轻不重地踹了对方一脚,顺手从枕头下面拔出小刀抵在太宰治颈侧:


“我劝你最好老实一点。”


“别生气嘛中也,这样对胎儿可不是件好事。”


或许是觉得太宰治的话有几分道理,中原中也将小刀丢到一边,缩回被子里翻了个身,不再理会床边的男人。被冷落的一方显然十分不满,于是太宰治曲起一条腿爬上了中原中也的床——准确来说是他们两人共同的床,尽管小个子男人凭借黑手党的敏锐警觉地转身企图防御,但还是被对方抢先一步禁锢在怀里。太宰治靠近中原中也的耳畔,恶劣地对着那块敏感的软肉吹气。“中也,”他刻意压低了声线,勾连着的语调拉出一段悠扬的尾音,“明明都答应我的求婚了,还这么任性,真是叫人头疼啊……”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还有,那也算求婚?”


“在要素都具备的情况下发生的举动,当然算作求婚的范畴。”


“鲜花、戒指、情书,你一样都没有准备,这也算‘要素具备’?”


“对我来说,求婚所必须的要素只有中也一人而已,还是说,比起实际行为,中也更在意玫瑰和戒指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


“混……混蛋!那种东西,只有女人才会在意吧!”


真可爱。这么想着,太宰治忍不住去吻中原中也的唇。舌尖细细舔过因为久睡而略显干燥的唇瓣,滋润着每一丝纹理,趁着对方换气的破绽趁虚而入,勾起舌叶纠缠不休。黏腻的水声响彻耳畔,与淅淅沥沥的雨声混合在一起。甜美的味道令人沉醉,中原中也忍不住仰起脖颈,向太宰治索求更多。


“等等……你这混蛋,该不会是偷喝了我那瓶酒吧!”


“嗯?反正短期内中也也不能喝,从结果上看我们谁喝都一样吧。”


“收起你那强盗逻辑!快把酒还给我!”


“居然跟黑手党谈强盗逻辑,中也还真是天真的可爱。”太宰治安抚性地揉了揉Omega的发丝,“酒已经被我喝完了,如果中也一定要我还给你的话——”


他挑起中原中也的下巴,在对方出言不逊之前再次吻了上去。


 


怀孕又受伤的中原中也哪里都去不了。任务自然是全部移交给了太宰治,留给他的不过是情报分析这类坐在家里也能处理的小事。这对习惯了在前线战斗的中原中也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时至今日,他突然开始后悔,甚至再度因为自己的Omega身份而怨愤起来。太宰治自然明白中原中也的心情,毕竟,他的Omega可不是黑手党客厅里的花瓶,更不是关在雕花笼里的金丝雀。中原中也是一名连信息素里都带着攻击性的Omega,而能够驯服他的,只有太宰治一人而已。


“腿伤恢复得很好,再过三天应该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谢天谢地,这该死的生活总算要结束了。太宰,任务进行得如何,需要大干一场吗?”


“虽然我理解中也的心情,但是,很遗憾,目前还停留在收集情报的阶段,并没有公开作战的需要。”


“切,堂堂黑手党干部的行动力也不过如此,果然没了我就……”


“是啊,果然没了中也就不行呢。因为太寂寞而半路跑去自杀什么的,短短一个月内已经发生五次了啊……”


“你这混蛋!”中原中也抬手去揍太宰治的脸,却被对方趁机捉住了手腕。当他对上太宰治那含着笑意的桃花眼时,可怜的Omega总算意识到自己又被狡猾的Alpha给骗了。他奋力挣扎,太宰治恶劣地释放出高浓度的信息素,强势的清酒味令中原中也由内而外生发出一阵悸动。他瘫软在太宰治怀里,只好用湿漉漉的蓝色眼眸瞪着对方——尽管这目光的确是毫无杀伤力。Alpha象征性地收敛了一点,下巴在中原中也触感良好的发顶来回摩挲,“因为真的很寂寞啊……”


“太宰,”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你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这句话仿佛沉入沸水中的一枚小石子,一切骤然定格,连同太宰治那令人困扰的信息素。Alpha显然没料到自家Omega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沉吟片刻,企图转移话题:


“好了中也,到吃饭的时间了。”


“回答我,太宰。”


“……这个问题的答案中也应该很清楚,自杀,殉情,我的美学无非这两种,而它们通往的只有一个终点。”


“那么,现在呢?”中原中也的手暗自攥紧了床单,目光也随之沉了下来。


“但现在,或许发生了一点改变吧。”


“现在的你,肚子里孕育着‘生’的希望,作为父亲的我,又怎能继续追寻死亡?不负责任也该有个限度。”


“真没想到你这家伙还能有这样的自觉……嘶……”


小个子Omega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惊讶而又疑惑的表情,他低下头,忍不住用手抚上自己微鼓的小腹。


“这是……什么啊……”


“是孩子吗?”


“他在踢我……虽然我不确定,但是……”


话音未落,太宰治已经俯下身将耳朵贴在了中原中也的小腹上。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把Omega吓了一跳,而就在这时,与刚刚一模一样的震动再度传来,中原中也不知所措,反倒是太宰治欣喜地揽住了他的腰:


“至少短期内,我获得了活下去的意义。”


 


漫长的雨季终于结束,情报的收集也告一段落。这天深夜,两人一同前往遇袭的教堂,试图在那里寻求到拼图的最后一块。


木质长椅上依旧留有当时的弹坑,太宰治皱了皱眉。敌方使用的是日本产的手枪,根据弹道可以推算藏身地点应该位于他们的斜上方。这样的伏击方式似曾相识,太宰治惊觉中了圈套,立刻将中原中也护在身后。


一梭子弹毫无预兆地打了下来,又因为重力的作用纷纷掉落在地上,清脆的响声在空阔的教堂大厅内回响,中原中也跟随太宰治藏身于一处高大的立柱背后。敌人的进攻突然停止,空气静得不正常。小个子Omega一时没忍住,突然捂着嘴干呕起来。


“中也!”


“该死……!”他愤愤地用手背擦了擦唇角,“让战斗系的我充当后卫已经够不可思议了,这反应又算什么啊!”


“毕竟我可不能让一条怀孕的蛞蝓冲在前面冒险。”


“青花鱼的进攻怎么看都无法令人放心,所以,现在要怎么做?”


“毫无疑问,我们又被耍了。”太宰治掏出手枪上了膛,“我们所要处理的,并非什么意大利黑手党的外围势力,而是与意大利方面勾结的我方叛逃成员。”


“难怪森先生一直强调此次任务并不急迫,却也并没有安排我们回国。”


“正是如此,”太宰治瞄准了一个方向,中原中也的神经随之紧张起来,“九点钟方向,中也,解决掉他!”


“别把人跟牧羊犬一样使唤!”


“放轻松,我看他们今晚并不打算在这里杀掉我们,就趁现在,撤!”


两人沿着原定的路线离开了教堂。借着皎洁的月光,太宰治这才发觉中原中也苍白的脸庞。


“这就不行啦?帽子放置所的本事不过如此。还能走吗?”


“别废话!”中原中也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小腹的酸胀感令他脚步虚浮。该死!他本想骂句脏话,却不知对象到底该是敌人,森鸥外,还是太宰治,亦或是他未来的孩子和他自己。怀孕的Omega是令人恐惧的现实,这具身体陌生得仿佛不属于他自己。矛盾的心情令他陷入了短暂的迷茫,而就在这时,一枚暗器从身后的教堂方向朝他们飞来,中原中也下意识抬起右臂,漆黑的重力球瞬间将暗器碾得粉碎。


“中也就是中也,不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总有一些事,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


无论何时,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搭档,所谓双黑,是只有我和你才能构成的存在。


无需迷茫,无需担忧,无需彷徨……


“中也啊……”


将一朵玫瑰别在Omega的帽间,太宰治压低脚尖,举起了上膛的手枪。中原中也心下了然。刹那间,信息素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清酒和红酒互相挑逗着双方愈发兴奋的神经,鸢色与蓝色,闪着光的眼瞳在黑暗中传递出危险的信号。深红色的花瓣在浓绀的夜色里飞舞,坚硬的子弹伴随着重力呼啸而去,将目标一个个钉死在教堂的石壁上。


绚烂的彩窗纷纷碎裂,惨白的月光映照着失去光辉的神明。无需忏悔,无需庇护。交错的十指间,两抹银白熠熠生辉。当最后一枚弹壳跌落在地的瞬间,太宰治揽住了中原中也的腰,仅用唇瓣的张合便传递出了诱人的讯息:


“中也,我再问你一次,要同我一起殉情吗?”


——tbc——




本来应该是昨晚更的,结果电脑打补丁卡的要命,唉……


还有两更完结。虽然印调情况不太理想,但cp21之前我看着印吧,毕竟是小薄本大家开心最重要啦~


来·陪·我·说·话·吧!!!

评论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