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德哈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真好,我爱他们——ALWAYS

【全职/双叶】所爱隔山海

啊!!!!!!骨科大法好!!给我吃!!!

六爻:

双叶无差,私心年上


流水账风,关爱智障lo主人人有责


#爱我就给我寄快递#


#绝对不是帮快递公司打广告#


所爱隔山海


叶秋的哥哥叶修顺了他精心准备的行李离家出走了。


叶秋刚开始很生气,就像是他好不容易做完了一张满意的答卷,结果名字变成了叶修的;又像是吃东西时把最好的留在最后,结果被叶修吃掉了。此种心情微妙复杂,不足为外人道。


但是慢慢的,叶秋意识到了,比起叶修带走了他的行李这件事,他更关心叶修这个人如今过的怎么样。


他开始胡思乱想,比如自己藏在行李箱隔层里的钱够不够叶修落脚生存,又比如他做过标记的H市地图叶修有没有用到,再比如要是叶修整天开嘲讽会不会有一天被人报复然后拖进小巷打死。


诸如此类,少年叶秋的精神在一段时间里非常恍惚,导致他成绩直线下滑。好在叶爸叶妈以为他在担心大儿子,宽宥了几句,却也没往深处想。


叶家的势力虽然不至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也不容小觑,在不懈搜索三个月以后,叶秋从叶妈妈口中得知了叶修的位置。


在对叶修的“抓捕”中,叶秋没有参与其中,要是让家长知道叶修离家出走的硬件条件都是他“提供”的,说不定在叶修被抓回来之前,他就先被打死了。


但是他也不能不管叶修,于是他只能隐晦的向父母暗示“叶修以前说过想要去南方看看”,他不能直接说西湖、雷峰塔之类的代表性极强的地标,因为依照叶爸爸敏锐的嗅觉,肯定会把先他揪出来,然后打死他。


所以明哲保身,叶秋一方面纠结叶修的处境,一方面还要担心自己的安危。


得知大儿子位置的叶家父母并不想把叶修抓回来,叶爸爸甚至乐见其成,按照军人思维,如果叶修能孤身一人在H市安身立命,那就说明他有那个能力,无愧于军人后代。


叶秋也想过偷偷的溜出去见见叶修,却因为父母而迟迟不能动身——大儿子落跑,那就更要看住小儿子。


叶秋皱着脸苦苦思索,他手里有叶修的地址和QQ上得来的一个固定电话——QQ是叶修离家以后主动加的他,报了平安以后基本上就没亮过,叶秋发过去的消息统统不见回复,他怀疑叶修对他设置了隐身,而这个来之不易的固话,还是他死缠烂打得来的。


既然见不到叶修,也许他可以让叶修来见他?


——可拉倒吧,叶修当初趁着夜色离开家的潇洒劲儿他至今记忆犹新,真男人从不回头。


叶秋长长的叹了口气,突然间福至心灵神来一笔,他或许可以给叶修寄点东西“接济”一下可怜的孪生兄长。


叶秋从两个人的衣柜里翻出了叶修的那一份,他不敢一次性寄太多,挑一些百搭舒适的,自己拿了个塑料袋子呼啦啦一股脑扔了进去,就像处理垃圾似的。


去邮政局寄送的时候,那个递给他单子的姐姐还以为他要寄给山区的留守儿童,冲他甜甜一笑。


叶秋尴尬的低着头,假装没看见那股慈祥的目光。


他咬着笔杆,在寄件人那一栏犹豫了许久,还是没写上自己的名字,而是写下了另外一个名字——“葛山海”。


五天后叶秋抽空登了QQ,叶修的叶子头像疯狂的跳动,叶秋突然有点紧张,他深吸一口气点开了对话栏——


混账叶修:小宝,你就只给我寄衣服?哥都要饿死了,再来点泡面呗?


叶秋一点都不意外叶修能猜出寄件人是他,就凭那些眼熟的衣服的就足够有辨识度了,他没有去想叶修为什么不问他寄件不用真名,他的关注点是“小宝”。


小宝是叶秋的小名,对应的,叶修是“大宝”。


小时候不懂事,觉得大宝小宝也没什么,但是慢慢长大了,爸妈还叫这个名字,这就有点羞耻了——尤其是叶修当着别人的面叫他小名的时候。


叶秋觉得耻,但是叶修却无所谓,当叶秋报复性的大声叫他“大宝”的时候,叶修就笑,丝毫不放在心上,高兴了还拖了长音“欸”一声。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太憋屈了。


久而久之,叶秋也就不这么叫了。


但是叶修非常尽职尽责的贯彻了叶秋的小名。


叶秋的手指的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


蠢蛋小宝:你想被爸妈抓住吗?!这都是我暗搓搓寄的!


之后的对话便是兄弟二人的斗嘴,那天的叶修似乎特别有耐心,零零散散的和叶秋说了很多,像是要把缺失的聊天补回来似的。


后来,叶秋习惯了给叶修寄东西,他会比划着自己的身材给叶修买衣服;等有能力买东西了,逛某宝时看见好的,也会买下来给叶修——即便对方不需要;有时候出去旅游,也会想着买一些当地的特色给叶修寄过去。


叶修也偶尔会有回礼,当然一般都是寄到叶秋的学校,等叶秋工作了,便寄到他的单位。


叶修想着爸妈应该都知道了他的所在地,却迟迟没动静,那他也乐的假装不知情,继续做着地下党般的工作,和叶秋用快递接头。这种隐秘的、像是在做坏事的兴奋和有趣让两个人乐此不疲。


叶秋知道叶修经历了许多事,好的坏的,甜蜜的苦涩的,高兴的不高兴的,叶秋不会主动去问,叶修不愿意说,他也装作不知道。他甚少去见叶修,一方面是没时间,另一方面则是他觉得还是不要踏足叶修的圈子比较好。


时光在流逝,快递从一开始的邮政发展到如今的各种通,叶修从一个网游玩家杀上了荣耀的宝座,叶秋从一个学生努力爬到了总裁的位置。


等到叶修把兴欣战队拉扯起来有些时日的时候,他再次收到了叶秋的包裹。


这次是唐柔帮他签收的,当时他正巧出去买烟,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诶,老叶,这个‘葛山海’是谁啊?居然给寄你这么大一个包裹,说起来之前也经常见你拿快递啊。”魏琛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


叶修想着叶秋又寄东西过来了,他随意的回了一句“哥家小宝”,然后不顾方锐瞪出来的眼珠子,淡定的从茶几上拿起小刀划开了纸箱。


一堆人呼啦啦的围上来,看清箱子里的东西时几个大男人忍不住用最原始的爆粗口以表达内心的心情。


那是兴欣战队所有成员的游戏形象毛绒玩偶,每一个都是半身大小,而且做工很是精美,几个女孩子高高兴兴的拿着属于自己的形象,揉揉抱抱爱不释手。


最意外的是陈果,连她的“逐烟霞”都在,她心下有些感动于这个人,有对“葛山海”的身份好奇万分。


在纸箱子的最底下还有一条横幅,是用金线绣出来的一行字——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哦豁,这个粉丝厉害了啊!”——方锐抱着“海无量”大声赞叹。


“应该再给老夫来一个索克萨尔啊!”——魏琛虽然这么说,但是很明显他对这个“迎风布阵”很满意。


“老大,这绝对是脑残粉啊!”——“包子入侵”已经在包荣兴的手上翻滚了。


“嗯,我很喜欢。”——纯爷们安文逸抱着“小手冰凉”,默默推了眼镜。


“这位葛先生很有心了。”——罗辑看着“昧光”,眼中闪闪发亮。


“……”——莫凡盯着“毁人不倦”没有说话,但是万年没表情的脸上也泛起了笑容。


叶修嫌弃的看着“君莫笑”身上花花绿绿宛如打了马赛克一样的装备,心说怎么游戏里就不觉得丑,做出来能丑成这样。


难怪联盟出形象周边的时候从来不考虑他。


“行了行了,散了散了啊,回去训练。”叶修挥了挥手,然后抱着“君莫笑”坐在了一台电脑前。


混蛋大宝:这个礼物哥几个都很喜欢,谢了啊。


笨蛋小宝:那是,这可是我专门找人定做的,你敢不喜欢。


混蛋大宝:哟哟哟,夸你两句还得瑟上了。


笨蛋小宝:这是因为我有得意的资本!


混蛋大宝:好了好了,你真棒行了吧。话说回来我好像一直没问你为什么用“葛山海”这个名字给我寄东西吧?


笨蛋小宝:……


叶秋发了一串省略号就一直没动静了。


叶修笑了起来,手指噼里啪啦的打字。


混蛋大宝:虽然哥不念书很久了,但是这个我正巧知道……


那串省略号在叶秋眼里格外的意外深长。


混蛋大宝: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对吧?


被发现了……叶秋坐在办公室里,连耳根都红透了。


叶修见对面没动静,又笑起来。


混蛋大宝:那你知道另一句话吗?


诶?


混蛋大宝:此爱翻山海,山海俱可平。


混蛋大宝:这个赛季结束了,我就回家。


叶秋愣愣的看着不断刷新消息的对话框,“回家”两个字映入双眼,他突然红了脸,埋首在双臂之间。


叶修看着最后一条消息,勾起了唇角。


笨蛋小宝:等你回来。


——————————END————————


关于前后文QQ名不一样——还不允许人家改备注啦?【绝对不是因为觉得对称】


 

评论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