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明涛ll维勇ll

【維勇】我就要你好好的_01

九本:

 


※架空paro,18歲維克托x22歲勇利,年操有。私設是長髮維克托///


※保證HE,逗比文,偶爾甜中帶玻璃,ooc有,慎


 @盛夏繁星 胭大大,之前在噗浪說的劇情不會有,放心hhhhhh






01






年僅十七歲的維克托是個溜冰好手,得了多次青少年組冠軍,成年後首次角逐成人組比賽也順利得冠。




飄逸的長銀髮飄在背後,美的像是一片散落冰場的星宇,留下一顆顆璀璨的星讓人觀瞻仰慕。




不只是迷人的外表,對於外界的訪談與粉絲的愛戴都是客氣禮貌的態度,甚至還會拋媚眼撩撥眾人,很快的成了體育壇的寵兒與明星。




隔年維克托要挑戰二次連霸時,卻是遭遇了一場酒駕車禍,斷送了他的選手生涯。




明明該是最閃耀的時刻,卻是漫長的復健等待自己,外界都是一片默哀與祝福,而本人也都沒有再出面回應。詳細消息都被完全封殺,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就此消聲匿跡。




──像是光輝燦爛的星宇,終究成了一顆隕星。








勝生勇利剛從大學畢業,渾渾噩噩過了半年,長谷町都降下早冬的初雪才開始找工作。




專長?配豬排能吃三碗飯!順帶一提,他滿會煮飯的。


想要的工作?不要和太多人群接觸都行。


待遇?離家近,有固定薪水,工作時間彈性都好。




辦事人員默默放下履歷,笑笑對勇利說:先生,要是有這種優質工作,我肯定先辭了這裡直接去上班。




勇利眨了眨眼,這是被諷刺了嗎?他原以為這些要求已經很普通尋常了,應該不至於太過分才對啊。




雖然腦子思緒亂成糨糊,勇利依舊訕訕地朝他點了點頭,拿椅背的外套打算走人,卻在扭開門把前被喚住。




「大概真給你遇到了……這種工作……」











他沒想到工作地點就在老家的旅館附近,那幢荒廢己久的獨棟別墅,原來固定有人打掃整理,主人是一對俄羅斯夫婦,這半年間往返日俄兩國,卻沒有久居的意圖。




大概把這當成度假別墅了,富人就有能力這麼任性,那是勇利一輩子都沒想踏入的世界。






女主人親自出來打招呼,流暢的英文對話幾乎讓人忘了是俄羅斯人,她將勇利帶到會客室繼續交談。




從樣貌判斷,女人的年紀肯定沒過四十,一頭柔順的奶色長髮披在後頭,那雙湖水藍的眼彷彿能洞悉人心,看似柔情似水,卻是暗藏犀利精銳。




「喜歡溜冰嗎?」




「啊?」




還以為要問什麼嚴肅的事,好不容易繃緊的臉一下子鬆懈,女人卻是繼續追問,「對未來有什麼想法?打算結婚嗎?」




「我……」






這一連串日常的問題逼得有些懵,冷汗早就留了滿臉,女人看他緊張反而笑了,慢悠悠走入廚房泡了壺熱茶,放在桌上讓勇利暖胃舒口。




指尖端起雅致的茶杯,淡雅的茶香微甜,從口腔一路暖到腎肺與胃,這是他從未嘗過的好滋味。一下子緊繃的心都放鬆了,總算能正常說上幾句話。




「雖然對溜冰沒有任何研究,但我認為這是很棒的運動……雖然我沒試過……」勇利搔了搔臉頰,又繼續說下去:「對於未來還沒有什麼想法,目前只想先找份工作,慢慢思考之後的人生。」




「很好,你合格了。」






嗯?他剛才有說了什麼很棒的話嗎?為什麼瞬間就通過了?




「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嗎?」




「老實說不太明白……」




微微皺起的眉好像有些不滿,勇利看的心驚膽顫,果然剛才還是應諾的太快吧,他只是個剛出社會的新鮮人,雖然學校教的和看護相關,實戰經驗卻是零啊。






「你先和維克托見個面吧。」




見到男人後,其實勇利有些詫異。




明明該是一副優質的皮相,卻是留了一臉邋遢鬍渣,長髮稀稀落落亂了整頭,散亂的瀏海裡卻藏了晶亮的眼。至少他的眼神還沒死,勇利是這麼認為的。




男人坐在電動輪椅上,一身暗色的家居服,毫無生氣的淡默表情,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要不是其中一雙腿細如機械,勇利肯定以為這是什麼新式的代步工具。




「你的反應很普通呢,不認識我?」




勇利搖搖頭,就算在路上走也沒碰過幾個異國帥哥,更別提認識了。




「還有什麼要說的?」




「呃,沒有……」




「那還站在這裡做什麼?」




始終待在一邊的女人總算開口,帶點嚴厲語氣的複雜俄語,輪椅上的人依舊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按了開關就往房間裡走,硬是將對話阻隔門後。




「抱歉,我兒子就是這樣,前幾個看護都是被這麼逼走的。」




「請問您的兒子是什麼有名的人嗎?我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






維克托的母親眨了眨眼,居然開始笑起來,這外國人的思維是不是都很跳痛,明明前面都是很正經的對話才是,怎麼都會突然神展開。




「他大概是覺得尷尬吧。」




「誒?」




女人溫柔地拍了拍他的肩,「維克托就暫時麻煩你了。」






之後他們一塊吃了晚餐,維克托待在房裡沒出來,說是睏了想睡覺,也就沒有人再多管。雖然勇利想問對方身體狀況是否安好,卻又有點兒尷尬,說不定聽在他耳裡像在諷刺。




他的父母說,除了基本看護能力具備之外,偶爾和他說說話、陪在身邊就行。




本以為這件工作會異常辛苦,可能是個病癱的人,或是板著臭臉耍脾氣的傢伙,像很多故事情節一樣的,一步步攻略病人封閉的心。




但那傢伙幾乎不帶表情,講出來的話也特別冷淡,彷彿一句話也不想多說。




勇利總算開口詢問維克托的病情,卻是沒給個準頭,只說一場車禍讓他截肢了左腿,雖然復健情況良好,也請人安裝了義肢,卻依舊得仰賴輪椅才能行動。




「我們一直找不出原因,即使跑遍各國的大醫院也是,最後日本的醫生建議在這邊休養,說不定就能找出病因了。」




他們的視線落在那片暗色的門,憂心忡忡的模樣讓人看的鼻酸。勇利不知道男人經歷了多少挫折與痛苦,但他了解何謂孤獨。






必須做什麼才好?其實勇利一點想法也沒有。就連他最難受的時候,也喜歡一個人待著。




相似的人能嗅到相同的氣味,強拉開的門不會有想得到的結果,一切都需要時間,耐心,還有一個為了守護而留在身邊的人。






他希望在這段僅有的時間裡,能陪伴在維克托身邊不會離開。










tbc.








---


其實看標題就知道是參考什麼paro了wwwwww


之前看完電影就想寫,卻老是想道BE而收手,最近又把文潤了一遍




大概是一個勵志的愛情故事走向,中篇連載,只是想寫年操的我(ry


可以的話今天還有一更hhhh




又是慣例擾民時間啦──


@Yui_旖函  @沈家十三  @芦焚_  @软壳生物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评论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