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明涛ll维勇ll

【林秦知乎体】另一半为你做的哪些小事最让你记忆犹新?

卅川:

另一半为你做的哪些小事最让你记忆犹新?


 匿名答主(老秦视角)


 


一同经历过许多,万瓦宵光曙远远多于长烟落日孤城闭,可看到这道题目后,冥冥之中却发现也许是心中的遗憾,让坎坷后的感动烙印在脑海里最是记忆犹新。


 


我们在一起有四年,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吵架。


一件小事。


去年冬天,他开车载我回家,在半路因工作上的些许琐事产生矛盾,进而争吵。我让他把车停在路边,开门下车,刚好地铁站就在附近,便打算乘地铁回去。


下了扶梯正好赶上回家方向的地铁进站,我迎着熙熙攘攘的出站人群走进地铁,没过几秒,关门的警报声响成一片,我迎面站在门口,却在即将闭合的铁门缝隙中看见从扶梯上慌张跑来的他。


他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努力从陌生人中间穿梭而过,最终双手却只能扑在站台的玻璃门上。


外面温度很低,地铁站里很暖,他呼哧呼哧地喘气,把玻璃弄出一小片朦胧,水汽很快就消失了。


我们之间隔着两层玻璃,几十厘米的长度,一句话的距离。透过长方形的窗子,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在地铁缓慢加速的声音中,先前互不相让的针锋相对忽然杳无踪迹,只几秒钟,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隧道的一片漆黑里。


 


这副场景犹如石刻那样难以磨灭,即使我百般不愿,也难以把它从脑海里抹去。它就像早春里令人不快的闷湿,我不喜欢大脑擅自动用锐化功能,更讨厌它用放大镜去观察记录我的生活,在某些事上,我倒希望能隔着毛玻璃,看到一半,臆想另一半,也许留下的感受就不再是说不出的难受。


那时候,好像我们不是错过了一趟地铁,而是错过了名为一生的列车。


 


后面的事不太清晰了,大致是当我回到地面,看见他的车就停在出站口不远处,他的眼底全是不加修饰的得意,或者是充满歉意的沉默,再也许是温柔的责备。


但我都忘却了,只记得那双稍稍发红的眼眶,微张的嘴唇,玻璃上手掌留下的清晰指纹。


还有仿佛将要失去他的痛苦和后悔。


我好像知道我有多爱他了。


 


第二件事,同样是一件小事。


我不喜欢雨,像大多数人不喜欢蜘蛛与榴莲一样,有简单直接的理由。


周围的人大致都清楚,他却在意得多,下雨天多半会陪在我身边,即使不能,也要打来电话。


定格仍是冬天,立冬,大雨,去年的这个季节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事。


雨从凌晨一直下到夜晚,我们的冷战也一直持续到夜晚,除公事之外没有多余的交流。雨在晚上十点左右停了下来,十一点多的时候他按了我的门铃,连按三次。我打开了门,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在沉默五秒之后才说的。


他说,我就想来看看你……看完了,我走了。


说完,他果然转身缓缓地走去了,带着一身疲倦和狼狈,表情上却多了来时候没有的踏实,可身影埋没在黑暗里,仍是渺小又孤单。


我站在门前看着他越来越远,台灯立着,背后音响里布莱德曼的乐曲一时间都显得朦胧,倒是他踩在水洼里的啪啪声,一声一声,听得非常清楚了。




最终我把他叫进屋,但后面的事也像第一件事那样朦胧得沉进时间里难以辨别,唯有这个背影,一年多都没曾让我淡忘,甚至后来的几天,每当我见到他的背影,都要拿出那时的背影进行比对,可发现它可能早在那天晚上就混迹在浅浅的水洼里溜走了。


我也好像知道他有多爱我了。


 


或许悲剧真的是上等的喜剧。同样是爱,我只能隐约记得他有时为我精心准备的惊喜,却忘不了他在地铁站和在我家门前无言的眼神。


当苦涩肆虐的时候,一点点甜蜜都会被放大得珍贵无比。原来爱在困难、疾病、失落、孤独一并侵蚀身体与精神的时候,悠悠荡荡地渗透,悄无声息地滋润才最能让人记忆犹新。


 


再说最后一个故事吧。


有次我在他家过夜,坐在沙发上看书,他下身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绕到我跟前的时候蹲了下来。


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淌,落在他被水汽蒸得发红的脸上和锁骨上,他把毛巾塞进我手里要我帮他擦干头发,我同意了。


毛巾逐渐潮湿,变深变重,他半途拨开挡在脸前的头发,笑的眼珠水汪汪的,突然一头扎进我怀里。


你在我身边,真好。他说。


我也正想说这句话。


 


实际上,钱以外的东西,永远都还不清。两个普通人慢慢了解,慢慢欣赏,慢慢融合,细水长流足以。


因为世界很大,但相爱的人一定能牵手回家。 


 


——————————————


其他知乎体问答:


林涛视角:你在暗恋的时候做过哪些对方可能永远不知道的事?


大宝视角:你见过最匪夷所思的事是什么?


近期有把自己的文集合起来出本的打算啦 详情请戳


可能这个问题还会写一个林涛视角的,风格会不太一样




 


 



评论

热度(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