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明涛ll维勇ll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陌井散雾:


去做Ⅱ一个亲吻就是一个亲吻


  在以后的几天里,哈利发现洛哈特似乎并没有被那天在教室里发生的事情所影响,或者说他这种不受影响的样子主要来源于没有人看到他从教室出来时的狼狈样子和没有听到有人谈论他的不称职。
  而纳威,只要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课哈利就能看见科林·克里维拿着相机在堵他,所以每一周的黑魔法防御课对纳威来说就是叠加的灾难——因为这个小尾巴以及和洛哈特合照的事情,几乎每个学院的人都打趣过他。
  这学期斯莱特林只有魔法史,黑魔法防御以及草药学是跟格兰芬多一起上,在上课的第三天,哈利一回到公共休息室就听到很多人围坐成一圈在说‘格兰芬多那个倒数第二的红头发韦斯莱在上魔咒课的时候在弗立维教授的眉心打出了一个绿色的大包!就因为他那跟用胶带粘起来的魔杖飞出去了!不过我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连一个魔杖都买不起……嗨,哈利,德拉科!’
  “午安,乔尼。”哈利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走到他跟德拉科的位置上去,书包随便丢在桌上就仰着头靠在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你那天那手太帅了!”乔尼兴奋的一张脸都红了起来,不过德拉科在下一秒就怀疑他其实是因为害羞,“呃……尽管有些冒昧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可以教我吗?我是说你有时间的话。”
  “小子,”德拉科抱着胳膊嗤笑着说,“你既然有时间在这里低声下气的求别人教你,那干嘛不去图书馆找一本魔咒相关的书来看。要知道别人会的东西永远是别人脑子里的,哦,抱歉,我突然想起可能只懂得在休息室里说别人糗事的人没有听说过这个道理。”
  这会儿乔尼的脸已经热到可以摊熟一个鸡蛋了。
  “喂,”乔尼还没说什么坐在他身边的人倒是忍不住先开口了,“姓马尔福很了不起吗?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别人!”
  “资格?”德拉科脸上嘲讽的意味比之前更加浓重了,他斜睨着灰眼睛打量了一下说话的那个男生,哼笑了一声,“在我十七岁成年或者成为马尔福家主之前,我从来不认为这个姓氏给了我什么资格?而除了有些人会照顾我父亲的面子而照顾我之外,我也从来没觉得这个姓氏给我带来了什么实质的荣耀。姓马尔福让我的魔力比你们多还是学习魔法比你们快了?我在房间你把所有东西弄乱反复练习清理一新,修复如初的时候,你们大概就像是现在一样抱怨着别人因为家族你原因比你们得到了更多的东西,哦,或者在说其他的好笑的事?”
  “德拉科。 ”哈利这个时候终于睁开眼睛了,他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什么书递给德拉科,然后风轻云淡的对着那些目瞪口呆的人说了一句,“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大家别当回事。”
  “哈利!你给我一本洛哈特的书干吗?”
  “让你好好看看封面研究学习他微笑待人的精神。”哈利自己也找出了一本书看。
  “……那我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的啊?”德拉科说这话的时候特地凑到了哈利的耳边,还压低了声音。
  哈利揉了揉有点痒的耳朵,说,“你吃午饭的时候不是跟我说那个枫糖饼火大,糖都苦了吗。”
  德拉科无言以对,把洛哈特的书丢在桌上看了一会儿封面,突然想起魁地奇选拔的事情,直接转头问哈利,“周末魁地奇选拔一起去啊,说到选拔哈利你想当什么?”
  “不知道,”哈利说,“看看再说吧。”
  德拉科突然觉得哈利好像对魁地奇选拔的事情不是特别放在心上,就好像他并不想去一样。不过就算是和哈利朝夕相处放假一起打球的德拉科估计也猜不到,哈利根本就不是不上心,而是就不想去。老早在家的时候他就想好了,不参加球队,把光轮两千带来也只是因为想到德拉科已经会参加,没事的时候可以陪他练练这样。
  “你想……”哈利刚问出两个字,德拉科就抢着说到,“我想当找球手!在整个球队里找球手可以说的上至关重要了。”而且,我感觉追逐金色飞贼的感觉和追逐你很像……德拉科看着哈利低头看书的侧影,看着他沉静的眉眼,在心里默默地说。
  
  周五的一下午都是魔药课,即使是开学第一节课斯内普也没有丝毫的宽容,一开始就让他们调制一个比较复杂的魔药,美其名曰看看他们去年辛苦学到的知识有没有在假期里喂猫头鹰。赫奇帕奇的一个学生在十分钟后就弄炸了坩埚,斯内普轻飘飘的帮他清理一新之后直接扣了五分,然后在那个学生抽泣着要重新来过的时候制止了他,说他可以走了,他这次小测试的成绩是T。
  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都感觉没朝着坩埚那边凉飕飕的,人人心中都有了一些担忧,这种担忧在赫奇帕奇第二个同学太过紧张而放错了东西导致魔法失败扣了十分之后变成了惶恐,在这种情绪下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又有一个人失误了——就像他们猜的那样,赫奇帕奇这把扣了十五分,斯莱特林刚刚开始,路还长着呢。
  哈利在坐在礼堂吃晚饭的时候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噩梦的一下午真的就像是梦一样,现在回忆都回忆不起来什么了。哈利只记得他和德拉科最后的成绩都是E,不是因为魔药有问题而是斯内普认为他们完成的太慢。
  
  周六早上哈利起了个大早,他拎着光轮2000眯着眼下楼的时候不过才五点半,反观早上收拾好一切才喊他起床的德拉科,神采奕奕根本没法比。
  魁地奇球场还是有很多人的,起码球队的正式成员都穿的绿兮兮的被人群簇拥在中间,哈利倒是没有觉得帅气或者神气什么的,倒是感觉他们和草坪真的不是一种绿,还没草坪绿的生动呢。
  虽然说哈利认为自己是陪着德拉科来的,但是当队长叫所有人上天飞三圈,前十可以进入新一轮考核的时候哈利还是一飞冲天,最后再一群彗星和横扫之间所向披靡,德拉科第一哈利第二。
  接下来是一些打击游走球和把鬼飞球打进圆环的测试,还有其他人打飞一个金色飞贼大小差不多的球一个人负责追回来的测试,德拉科成功接到了所有的球,他的光轮2001飞的比那个球还快。
  德拉科接完最后一个球的时候那边已经选好了一个击球手和一个守门员(那个守门员的块头就像是缩小的海格一样),然后那个龅牙的球队队长走过来,直接问德拉科是不是姓马尔福,在得到准确的答案之后就直接拍着他的肩膀说半个小时之后开始训练。
  德拉科在那一瞬间尴尬比喜悦还多,他想直接拉住那个弗林特跟他说哈利还没有测试过,不过哈利先一步拉住了他的手腕,“走啊,去吃东西,一会儿你还要训练不是么。”
  “哈利……”德拉科被哈利拉着,嘴里一直嗫嚅着想说什么,但是当路过几个正式队员那里听到弗林特毫不避讳的跟其他人说,“那个小马尔福的爸爸可是霍格沃茨的校董之一呢”的时候,他羞愧的想要跳到黑湖里去。
  一路上他都跟在哈利身后,哈利也手也一直握在他手腕上拉着他走,直到哈利感觉手上拉着的重量越来越重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不说点什么不行了。
  “你不用把刚才的时期放在心上的,”哈利边拉着德拉科走进大门边说,“我知道你有多棒,有多努力,所以我也不会把那些事放在心上。”哈利在礼堂外的走廊里停下,转过身看着德拉科。而德拉科哪怕听了哈利刚刚说的话低垂的脑袋也没有抬起来。
  “你就和小时候一样别扭。”哈利装模作样的叹口气,看德拉科还是低着头不肯抬,一副我真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在德拉科额头上亲了一下。
  他的嘴唇上还带着在晨雾未散的草坪上沾染的湿气,德拉科感觉到额头上那熟悉的感觉的时候下意识的抬起头,直接对上的哈利带着笑意的绿眼睛,感觉到清澈的同时而又矛盾的感觉到深邃。
  “好啦。”哈利一下子用胳膊挎起德拉科,带着他就往礼堂里走,“你一会儿可要多吃点,我都猜到你们训练会很累了。”
  德拉科呆愣愣的又被哈利带着走,直到坐在了长椅上他才抬起手抚上了刚刚被哈利亲过的地方……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耳朵爆红!
  哈利拿了两个牛角面包放在德拉科的盘子里,没有注意到德拉科红通通的耳朵,也没有发现德拉科的视线停在他的嘴唇上。
  ‘以后早晨训练就不叫哈利来了?’德拉科在心里纠结的想,‘……凉凉的。’

评论

热度(39)

  1. 冷心菌w陌井散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