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德哈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真好,我爱他们——ALWAYS

【德哈】魔王德拉科和一脸懵逼的哈利(一发完)

舟渔见昼:

在微博的德哈推广主页看到一篇求文,“德拉科成为下一代黑魔王,哈利逃跑过程中被抓”,于是有了这篇短打,没有上,没有下,特此声明梗不属于我,只是拿来玩玩,恶搞一下


就酱,雷的姑娘不要点。






1.




突然间,所有的骚动都停止了。就像按了暂停键,食死徒们纷纷低下头,朝着两侧挪去。


分出的通道中,缓步走出一个瘦长高挑的身影。漆黑的袍子和兜帽将他的身体和大半个脸庞遮得严严实实,仅余的下半张脸则覆着一张华美繁复的银色面具。


不知为何,哈利的心突得跳了一下,死死盯着这个显然是幕后黑手的食死徒,一种可怕的预想渐渐在脑中成形。


“真是……”一个熟悉的嗓音,托着长长的、略带嘲讽的尾音,“令人感动的重逢。”


“……”呼吸一窒,哈利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天边传来,“你……是谁?”


“哦?多么令人伤心啊。”随着男人叹息般的声音落下,食死徒中骤然爆发出一阵哄笑,“你连我都认不出了吗?”


哈利瑟缩了一下,还没到冬季,可风竟然这样寒冷,这样刺骨。他摇摇头,竭力抑制住嗓音的颤抖,“你是谁?”


对方轻笑一声,从袍子中探出一只纤长的手,硕大的绿宝石戒指在无名指上熠熠生辉。狂风呼啸,吹掉他的兜帽,哈利惊骇的望着那一头淡金的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看他缓缓摘下面具。


随着那冰冷金属一点点的离开,光洁的额头,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渐渐拼凑着一张熟悉的俊美面容。


哈利的心重重一颤,随即沉甸甸的砸了下去。他闭上眼,只觉得天旋地转。


“Nice to see you.”面对着男孩灰败的神情,德拉科轻轻的笑了,”harry……potter.”




哈利抓狂的惊叫道:“卧槽!马尔福?!你们是在cosplay吗?!”






2.




黑暗,一望无尽的黑暗。


哈利舔舔唇,尝到一丝苦涩的血腥味。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几乎以为自己会活活渴死在这里。


只是连死都是奢望。


“想好了吗?”冰凉柔软的手指像一星雪花落在他的唇上,轻轻抚过因缺水太久而干裂的伤口。


“想什么?”哈利嘶声问。


嘶得一声,微弱的火苗在阴冷的石壁上乍然燃起,跳动着,照亮了近在咫尺的苍白面容。


冰凉的手托起哈利的下巴,与此同时,他听见男人低沉的耳语。


“做我的人。”




茫然的哈利:“做你的人是给你抄作业还是抢纳威的记忆球?”






3.




仰面躺在豪华的双人大床上,哈利无力的张着双腿,任由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身体中肆虐。


“叫出来。”温热的吐息抚过耳畔,“我喜欢你叫给我听。”


“你休想!”哈利咬牙愤恨的撇过头。


一只手猛然掐上哈利的脖颈,迫使他向后仰去。德拉科阴冷低沉的声音平静的响起,“那就看看你能撑多久。”




颤抖着用力揪住床单,哈利愤怒的道:“你居然是个死基佬!我看错你了!啊——轻点!”






4.




哈利望着窗外,那里只有一小片灰蓝的暗沉天空。


这座高高的黑塔里,孤零零的关着他一个人,没有公主,只有一个失落的灵魂。只有每天晚上,德拉科会来这里,和他极尽缠绵,但仿佛除了呻/吟再也无话可说。


浑身赤/裸,只裹着一件宽大的白衬衣,哈利赤足下了地。柔软的长毛地毯隔绝了一切寒气,然而哈利还是觉得冷,冷得发抖。拖着被子卧在墙角,哈利瑟缩着缩成一团。


高塔里的鸟,被折断了翅膀,即使望着天空也再记不起飞翔的感觉。




哈利喃喃的低语:“妈的个马尔福!不给壁炉就算了连个暖气都没有!”






5.




沉重的雕花大门突然被人推开,空荡荡的冷风顺着大开的门缝冷声呼啸。


“你是谁?!”哈利警惕的望着门口的陌生男人,紧紧贴着墙角,“你怎么进来的?”


陌生男人露出一个淫/邪的笑容,一双眼睛在哈利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打着转,“听说主人养了一只漂亮的小宠物。”他走进来,合上门,缓缓逼近哈利,“果然是个美人。”


恶心!


哈利咬着牙,这样丑陋的眼神,让他感到恶心。




用力抓着被子裹住自己,哈利听见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辣鸡马尔福!用的破防护咒语连个辣鸡食死徒都挡不住!老子魔杖呢?!”






6.




“关在这里你都能偷人?”德拉科暴怒的掐着手下纤弱的脖颈,嘶声怒吼,“是不是?!回答我!”


“不,我没有。”哈利无力的抓着他的手臂,绿眼睛中立刻蒙上了一层泪水。


“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的人。”德拉科银灰的双眸因为怒意已经变成暗沉的深灰,撕开哈利身上单薄的衬衣,他俯身舔上身下人细腻的锁骨,“你需要一些教训,哈利。”


颤抖着闭上眼,哈利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哈利抓住德拉科脑后的金发,心痛的道:“我就这一件衣服,赔我衣服!偷偷偷,偷你MB偷!”






7.




“哈利?”德拉科抱着男孩虚弱的身体,温柔的将他搂抱在自己怀中,“你怎么样?”


哈利费力的睁开眼睛,望见那双冷淡的眼睛。


那是他此生所见最绝望的灰。


“德拉科?”他轻轻开口,摇着头,“我没有。”


“我知道。”额头相抵,德拉科摩挲着男孩滚烫的面颊,“我知道,我已经查清楚了。”一个轻轻的吻落在额头上,“潘西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事了,我保证。”


静静的望着他,哈利突然虚弱的伸手,却再也无力碰到男人的面颊。德拉科握住那只滑落的手,抵在自己唇畔。


“德拉科……我会死吗?”


“不会。”德拉科吻着他的手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哈利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享受着少有的温暖。


“德拉科。”


“恩?”




“你TM的怎么还不去给我熬魔药?!”哈利怒吼,“你是不是想我高烧至死?!”






8.




哈利猛然从梦中惊醒,他竟然在餐桌上睡着了!


“难道格兰芬多的床已经硬到让人难以入睡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着淡淡的讽刺,“还是伟大的黄金男孩孤枕难眠?”


手忙脚乱的扶正眼镜,哈利猛然转身,“马尔福?!”


“怎么?”来人挑高眉头,嗤笑道:“一天不见你就失忆了?”


“马尔福!”哈利扑过去用力抱住他,“看到你还是这个混蛋德行我简直太高兴了!”


“放开我,疤头!”


“不放不放!”


“放开!”


“不放!”


“放开!”


“不放!”


“……傻逼疤头!”








-END-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定是有病………………

评论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