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德哈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真好,我爱他们——ALWAYS

诚如神之所说:

多图预警!


来自官方爸爸的花絮糖!我先炸为敬!

Boom  shakalaka!


我是谁!我在哪!我是烟火!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第一张 秦明:看我的爱心光波,biu biu biu




第二张秦明一脸宠溺地看着傻笑的林队!!!


后几张是秦明暗中观察林涛!


还有林涛男友力,贴心小天使,给秦明挡笑场那里没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329353

杭州吴山居老板吴邪:

我妈很嫌弃鱼缸里的鱼,说它丑,要养别的,我说养小乌龟吧,她说鱼挺好的。

这位小可爱,你点的小甜饼到了

杭州吴山居老板吴邪:

#ooc是我的锅#
#不要上升真人#
#请勿人身攻击#
#官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秦林如初恋#
#和官方势力对干#


傍晚,秦明扣上钢笔,搓了搓微凉的手,抬腕看手表,林涛比平时来晚了三分钟。
望着门口出神,手上无意识的转动钢笔。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秦明略带慌乱的收手,钢笔不受控制地飞到身上,又弹到桌子下面。


【秦明,冷静点,把人设捡起来。】


秦明若无其事的合上笔记,抬头看向林涛,“有事吗?”
林涛挑眉笑笑,“该下班啦。”
随后,弯腰捡起钢笔,起身时头顶撞上温热的手指。
秦明上半身趴在桌上伸手挡住桌角,“告诉你多少次起慢一点,看看头顶。”
林涛把钢笔放在桌上,没心没肺的笑,“这不有你嘛。”


【秦明,反驳他。


可他说的没毛病,反驳失败。


可秦明的人设告诉他,他应该强行装逼一下。】


秦明面无表情看着林涛。
林涛抬手投降状,“OK!我下次一定注意!走吧走吧,晚上包饺子,我们去超市买菜。”
秦明把手机装进口袋,“外面也可以吃饺子。”
林涛手动比心,“外面的饺子没有我的爱呀。”


【秦明,不许笑,心跳加速只是因为被钢笔戳了一下而已。
钢笔:Excuse me???】


林涛眨眨眼,问他,“怎么样?”
秦明整理衬衫袖口,“你想吃就包吧。”
“老秦,放下你的理智,在你的家属面前你只需要说想和不想。”


【秦明,撩回去,拿出你对付李大宝的嘴炮】


“想。”
林涛笑着搂他肩膀准备出门,转身看到李大宝扒着门框悄悄往外挪。
李大宝转头尴尬笑,“我就回来拿衣服,这就走了,你们继续嘿嘿嘿。”
林涛放下手,“宝哥别走啊,一起吃饺子吧。”
李大宝突然兴奋,“真的啊!我正想吃呢!”
秦明冷漠脸。
李大宝突然变怂,“但是我今天还有事……”
林涛突然道,“你不用看老秦,家里我说的算。”
李大宝不敢相信看秦明,后者抿紧嘴唇,向黑恶势力低头。
李大宝一秒穿上衣服,义正言辞,“世界再乱,也要吃饭,走起!”


林涛,李大宝一左一右坐在桌边,秦明坐在中间。
林涛包一个,秦明伸手在边上捏一个褶。
李大宝把饺子皮扔下,“老秦,你要不想吃我包的你就直说。”
“我不想吃你包的。”
林涛没忍住笑,手一抖捏漏一个。
李大宝深呼吸,拍掉手上的面粉,“那好,都让林涛包行了吧。”
“可我也不想你吃林涛包的饺子。”
“那我为什么要来,闻味吗?”
“那要问你自己了。”
林涛一手一根筷子,比了一个X。
“两位成年人消消气,宝哥去厨房把水烧上,老秦去客厅削苹果。”
李大宝翻个白眼去了厨房,秦明问,“你呢?”
林涛好生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围笑,“我日狗啊。”
吃饭途中,秦明尽心尽力扮演熊孩子,李大宝全程老子无所畏惧,林涛一直在哔狗。


晚上
“老秦我让你有话直说而不是释放天性,不要撕我衣服你这是袭警我告诉你。”
“我想。”
“……去睡沙发。”
“我不。”

杭州吴山居老板吴邪:

私设两个人养了一个女儿,果果人设是大宝的妹妹【不】。
写作秦科长,读作计划通。

而非。:

渣渣的摸鱼。给自己喂一口粮。【不知道为什么搞了两个效果...迷】

而非。:

应该是无差????woc真是太羞耻了我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捂脸】我特么不会画画了。

杭州吴山居老板吴邪:

下雪道路结冰,半个小时车程五十分钟才到医院,还要喝中药,更新不能向以前频繁了(ノಥ益ಥ)
我特别想让宝哥虐秦林一次,但是失败了(╯°Д°)╯ ┻━┻

车要发完【二】

兔几先生:

※开车势力无所畏惧


※全程有尿点


※慎入


※是全部复制所以会有之前的


链接如下


http://pianke.me/version4.0/wxshare/wxshare.php#!/article/582efd4202334d734fbb9ed6

ABO的半养成手册。【林涛……未成年】【一】【短小】

兔几先生:

  “噼里啪啦。”
  这是林涛三观破碎的声音。
  老天爷,你很棒。
  你让一个A变成了O而且让他重返十六岁(´・︶・`)
  “喂……老秦……”
  秦明皱了皱眉头,并且在同一时间看了看来电显示,没错啊,是林涛。
  可是那软糯糯的少年音是怎么回事??
  “林涛?”
  “是我……”
  “你怎么……嗯?”
  “我也不知道啊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嘤嘤嘤……”
  毫无违和感。
  当秦大科长打开门的那一瞬间。
  他就闻到了林涛的信息素。
  很好,牛奶糖的味道。
  按理说,作为一个A,除了面对自己的omega或是自己发出,在平常应该是不会散发自己的信息素的。
  林涛不是A吗。
  排除掉一个一个的选项后,秦明认为。
  林涛变成O了。
  秦明石化在原地。
  而这边的林涛情况不怎么好,面对人生中第一次发情,而且没有药物抑制,他已经快疯了,他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林涛的信息素味道越发强烈。





因为对ABO不怎么了解……第一次发关于ABO的文……有什么写的不好的地方大家提出来,我一定改正。(*´・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