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菌w

明涛ll维勇ll

【德哈】《男孩与龙》

啊啊啊啊!!!!!

楠风过境:

【德哈】《男孩与龙》


他扯了扯自己衣摆上怪异的蕾丝花边,他看上有些小心翼翼的,碧绿的眼眸露出局促又怯生生的神情。他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虽然那看起来像女孩子身上的玩意,但他还是很高兴。


他再也不用穿他表哥的旧衣服了,那让他看起来像个肥胖又空荡荡的大象。他的十五岁生日,很好。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要去哪吗?”


他坐在摇晃的小轿子里悄声的询问着。但没有人回答他。不过他也习惯了,从以前就一直是这样,他身上有当年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魔王留下的印记。村庄里所有人都视他为不详之兆,他们厌恶着他,同时又惧怕着他。


即使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当初没有这个男孩,他们可能都会死。


今天是他生日。他们对他说,“哈利,你该回到你自己的世界去,你不属于这里。”


他懵懵懂懂的,“要我去哪?”


“再保护我们最后一次吧。”


他们哀求着。


哈利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像个温柔而又无措茫然的十五岁救世主那样,“我该怎么做?”


以血肉为祭,以灵魂供奉。


那双绿眼睛纯净的让人害怕。尤其在那一片欲望与自私交融的光里,那一点点绿,温和,圣洁的犹如虚幻。


“你被抛弃了。”


哈利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山洞里,夜里过重的寒意让他不禁打了个颤。他仰头望着面前英俊的金发男人,小声的打招呼道,“你好。”


少年的嗓音是介于清脆和沙哑之间,却因他天真的语调听起来软软的,很舒服。


男人低头望着他。


他们的视线在空气里安静的交汇。


太小了。太脆弱了。德拉科心想,我只要轻轻伸出手,就能扭断他的脖子。


“你被抛弃了。”德拉科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加了一句道,“你现在是献给我的祭品。”


哈利转头看了看四周的石壁,重新又将视线投在面前男人的身上,他问道,“意思是你要吃了我吗?”


德拉科用指尖托了托下巴,高傲的道,“也可以这么说。”


哈利叹了口气,又问道,“那你是恶魔吗?”


“恶魔?当然不是,我才不是那么低端的灵体。”德拉科不屑的评价着,然后道,“我是龙。”


男孩抿着嘴不说话,看上去颇为不信。


德拉科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刺激,他有些生气的问道,“你是不信吗?”


哈利老实的点了点头,“因为我没见过龙,所以不知道龙长什么样。”


“那你现在看好了,别那么没见识。”


德拉科高傲的抬了抬下巴,抖抖身形在空旷宽阔的山洞里转眼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龙。


“哇——”


男孩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惊叹了一声。


龙有一身漂亮柔顺的金色皮毛,琉璃似的眼瞳映着一片浅灰的光。它庞大的身躯看起来十分矫健有力,头顶两个巨大的龙角美丽而又强壮。


男孩傻了似的愣愣的看了半天,最后小声的问道,“龙先生,我能摸摸你吗?”


德拉科很满意他痴迷的神情,大方的伸出一只爪子让对方摸摸。哈利小心的顺了顺那上面柔软的毛发,真心的赞美道,“龙先生,你很美丽。”


龙从鼻子间哼了一声,心想,那是当然。


不过这个祭品摸的他还蛮舒服的,龙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会,想着那就先留他多活两天吧。


他们坐在山洞外吹风。


德拉科化成龙形,哈利坐在旁边给他梳毛。他们都仰起头,看着月亮。


哈利盯着月亮出神,手上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德拉科像是发现了他的不专心,用尾巴上长长的鬃毛探过去轻轻扫了扫男孩的下巴,让他回过神来。


哈利被他弄得很痒,忍不住笑了出来。德拉科看他这样,反而更加用力的去搔弄男孩的下巴和脖颈,害的他笑成一团,滚进了龙的爪子里。


男孩的皮肤很白皙,因此现在气喘吁吁的显得脸上潮红了一片。眼角还有雾气,碧绿的眼眸看起来湿漉漉的。他正仰头盯着他。


德拉科不动了,把头转了过去。


哈利还埋在龙的怀里。男孩的脸一直没抬起过,他的嗓音听起来闷闷的,又软软的,“龙先生,你想家吗?”


“你想回家?”


“不是。”男孩叹了口气,“他们也都不想我回去,他们都不喜欢我……我也没有家。”


男孩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委屈,“……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讨厌我。没人喜欢我。”


德拉科沉默着。


又过了一会。


“也没人喜欢我。”龙说,“他们都害怕我。”


“怎么会呢?”男孩惊奇的道,“龙先生很好,很温柔。”


哈利又顺了顺龙的毛,道,“我很喜欢你的。”


龙的脸上冒起了蒸汽,它气急败坏的用爪子把男孩拨到了一边,当然动作很轻。


“我才不喜欢你。”龙强调着,“一点都不喜欢。”


男孩叹气,“我知道。”


“……哼。”


龙先生很不高兴,特别不高兴。


因为他的祭品认识了一条海里该死的小美人鱼。他早就说过,那些长着尾巴光会扮可怜骗人的家伙没一个好东西,他的男孩几乎要被那只小人鱼勾走了。


“这是金妮送的海带,我今晚就煮给你吃。哦对了,还有好多贝壳,我可以把它们粘在山洞的墙壁上,肯定很好看。”


男孩兴致勃勃的样子让他越看越不顺眼,德拉科忍着怒意,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拿出去,丢了。”


男孩错愕的睁大眼看向他,仿佛在无声的质问着为什么。


“我不喜欢。”


看着男孩犹豫的模样,他又怒从中来,冷哼一声,道,“随便你。”


哈利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只好提着篮子又出去了。德拉科透过石缝悄悄看他的背影,他本以为他会直接拿去丢掉,结果没想到他又跑去海边找了那个小人鱼。他怒火中烧,几乎想出去一把把那家伙抓回来。


距离太远,他听不清男孩和小人鱼说了些什么,只看见哈利把篮子递还给小人鱼,又鞠了一躬,小人鱼精致漂亮的脸上看起来好像挺伤心的。


他转过身,化成龙形,趴在地上悠闲的等着男孩回来。他心想,这事没完,他才不会那么轻易就原谅他。


过了一会,男孩回来了,蹲下身,盯着他的眼睛道,“别生气了,我东西都还给她了。”


龙“哼”了一声。


男孩表情有些苦恼的看着他,然后伸手捧住了龙先生毛茸茸的大脸,凑上前轻轻的在那湿润的鼻尖上吻了一下。


龙的眼睛瞬间睁大了。


“龙先生,别生气了好吗?”哈利又哄道。


龙好像傻了一样,半天都没有反应。


“等等!龙先生,你的脸怎么了?……突然这么烫,还在冒热气……你还好吗,没事吧??”


[随便写写]



评论

热度(412)

  1. 果实床上的奶包楠风过境 转载了此文字